顶点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顶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我是大侦探 > 第50章

我是大侦探 第50章

作者:不负如来不负己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19-12-11 00:52:20 来源:塔读

田惠说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但是,我对女孩子有点不满意。两个人一单独在一起,马上就说了些下蓅的话。说这种话也许会生气。"

"是的。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告发你的。"栗桥把两只胳膊交叉在一起,大块头的身体更显眼。

"对了,真琴是谁?"

"啊,真琴。"

田惠稍微察看了一下四周的气息后说道。

"她是木崎先生的女儿。她很可爱,就像一个娃娃。我想,现在是小学生了。"

"哦,木崎先生结婚了。"

"这是过去时。我知道,但你是对的。我听说你前妻已经再婚了。现在,好像每个月都会和真琴见一次面。这是什么。警探,你在怀疑木崎代表吗?"

"不可能。我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我很佩服。"

"很厉害吗?但是,我想我刚才见到了一个叫相马先生的人,他比较厉害。"

"哦,见到你了,确实是个优秀的人。"

"但你不是很沉默吗?他总是这样,但是这个办公室就像是相马先生开的。从我们志愿者团队的整理到网站的维护管理,几乎都是相马先生做的。"

"真是太棒了,那么现场就是相马先生,看板就是木崎先生?"

"差不多吧。最近,相马先生搬家的时候受了伤,所以休息了一天。工作人员的工作一下子就完蛋了,真是太辛苦了。啊,不行。你应该把这个给他的。"

她把手里的磁盘递给了栗桥。

"我可能说得太多了,请不要对木崎代表说话。"

"没关系,只是随便聊聊。这是我的礼物。非常感谢。"

栗桥向她道谢后,田惠回过头来笑了笑,然后回到里面去了。

阿雅和栗桥乘电梯下到一楼,走出大楼,在烈日下行走。栗桥回头看了一眼楼上的天使盾牌事务所。

"很好,我可能喜欢那种女孩。"

"前辈在调查现场也表现得很好呢,我做不到。"

"你问了很多问题吧?也许下次有机会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更親密些。你觉得呢?"

"是木崎吗?"

栗桥点点头。阿雅一边回想着木崎的话一边回答。

"我觉得你说得太好了。对我们的准备太好了吗?"

"我同意。感觉像是做了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还有,那个叫木崎的男人总觉得很可疑。我们不要忘记彼此。"

事到如今,作为这位前辈刑警的调查员,阿雅的嗅觉实在令人吃惊。正因为栗桥觉得木崎不对劲,所以才向田惠打探。而且,他很快地问出了天使盾牌的内部情报,以及木崎是谁。

阿雅认为,自己能记住的东西还很多。

沿着国道246号正在建设中的公寓,名字叫"长津田",一楼的公寓前面设置了引导的巨大招牌。十二层楼的外观似乎已经基本完工,现在应该是装修房间、整修停车场的时候了。广告牌上写着今年秋天开始出售,估计现在正在为此加快速度。

阿雅和栗桥从旁边的工人用入口进入了公寓。因为大厅里有几个工人,所以向他们询问了长内圭一的位置,得到的回答是现在正在五楼工作。

阿雅和栗桥乘电梯上到五楼,在外面的通道里找到了正在装修的房间。地板上全都贴着蓝色的养生单,几个房间的门开着通向过道。

踩着疗养椅沿着走廊走去,不一会儿,从最里面那扇开着的门里走出一个高个子男人,肩上扛着折梯,他头上缠着毛巾,身穿白色t恤和工作裤。虽然身材瘦小,但通过体力劳动锻炼出来的肌肉,从衬衫上也能看得很清楚。

他一发现这边,就把折梯放下来,然后跟我说话。

"你们是警差吧?刚才坂本工务店的社长联系我问你呢。你在找我?"

"你就是长内先生吗?"

阿雅和栗桥走近长内发出了警差证。长内目不转睛地看着警差证,然后对他们俩笑了笑。

"这就是警差证?第一次看到,很酷。"

"对不起,我突然打扰你了。我想和你谈谈。"阿雅一边收起警差证一边说。

"好吧。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今天的部分早点结束了。可是,我妻子打电话给我,警差打电话来问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突然生气了。"刚才坂本社长也很担心。"

""哦,我很抱歉。关于长内先生,我只知道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夫人把坂本工务店的社长介绍给我之后,我才知道这里。"

"哦,没关系。我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协助警差先生吧。那是什么?"

"其实,关于您在天使盾牌网站上用罗西纳特这个名字发表的那篇文章,我有些事想问您。"

"啊,果然是这样。"

长内搔搔头,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警差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是那个样子。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

"什么意思?"

"因为,你不是把被杀的父母写得很糟糕吗?因为那个被那里的职员和其他用户注意了很多,是不是有人向警差投诉了?"

"我们读过。内容相当激进。"

"上天的惩罚。不,我知道他很生气。电视上根本没有报道受害者虐待自己的孩子。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我就变得非常不耐烦,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就会写下来。那之后,我道了很多歉。"

"长内先生,你打电话给天使盾牌。稻城和町田两起。是的,我们想请教您。"

长内在一瞬间停下了动作,看着阿雅。不知不觉间,笑容从脸上消失了。

"你们是不是在怀疑我?"

"不,我们正在调查有没有可疑的地方。除了长内先生以外,还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我的工作就是全部确认。"

"好吧,好吧。总之,我打的报警电话都是真的。我很惊讶他们都死了。"

"稻城那边是保坂先生吧?他们说他见过孩子。"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见过面。我们这些十字架工匠的工作就是在房间里贴墙纸。如果新建公寓或公寓,很多房间都要贴壁纸。还有人住的房子,墙已经变黄了,所以也有很多委托要重新贴上去。所以稻城和町田都是去贴墙纸的时候发现虐待的。是啊。在稻城的时候,有个男孩在公寓外的楼梯上哭,所以我和他说了话。"

"你看到那个男孩烧伤的痕迹了吗?"

"是的。太可怕了。我差点就当场大喊大叫了。但是她让我别这么做。"

"你想让我停下来?"

"是的。爸爸妈妈说这不是坏事,是因为自己做不好才会被骂的。是吗?听你这么说,我很难过。"

阿雅想起了因儿相而魂不高原守舍的真一。他曾经能够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别人。

"町田怎么样?"

"他没见过孩子。我见过我父母。我不记得了。他是个男人,不太记得名字。"

"叫宇木田。"

"不,我没问他的名字。我只记得后来看到房子的门牌。我记得有两个名字,我想知道是哪个。"

"你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吗?"

"我记得,他是个讨厌的傢伙。在公寓楼梯上休息的时候,那傢伙路过,用消遣的语气跟我说话。我们谈到了彼此的孩子,我说他们很可爱,他说那是假的。说孩子可爱,绝对是骗人的。我能抽根烟吗?"

阿雅举起一只手表示同意。事实上,我不希望你在附近尽量抽。长内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衔着一支点燃。

"她说。教育孩子是很重要的。不听话的孩子最好打。我用锤子砸了他一下,结果发现效果非常好。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但是,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我知道这是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是真的。"

"所以你报警了?"

"不是马上。之后,我问了被委托工作的家里的太太。那么,那层楼有个孩子受虐待的房子,在那里的公寓里不是很有名吗。我已经无法忍受了。"

"好像是町田先打的报警电话。"

长内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想了一会儿才吐出烟来。

"哦,你确定吗。先是町田的公寓。那边的工作结束后我就去了其他的公寓。"我记得很清楚。稻城是一个熟人以低价委托我做的工作。"

阿雅把长内谈话的要点写在了记事本上。还有一件事,长内必须问一个重要的问题。

"最后,关于长内先生的事情我有确认。你还记得7月13日星期二深夜和28日星期三晚上11点左右你在做什么吗?"

"你不是还在怀疑吗?"

对于阿雅的提问,长内马上回了一句。但是语气中并没有愤怒和困惑。

"认识两对受害者的人肯定会确认的。不光是长内先生。

"怎么样?没关系。"

长内想了一会儿才回答。

"肯定都在家里,我妻子会作证的。每次我出去喝酒的时候都是周末,所以工作日八点以后都在家。"我想请夫人先确认一下。也许以后我们会打电话来

"没问题。我会告诉他的。"

至于不在场证明,严格来说,家人的证词被认为信用度很低。但总比无法确认要好。

"我想请夫人先确认一下,也许以后我们会打电话来。

"没问题,我会告诉她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