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顶点小说 > 历史 > 北宋大丈夫 > 第435章 试验,谣言

北宋大丈夫 第435章 试验,谣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13 17:14:11 来源:顶点小说

杂学从开始露面以来就在太学沉淀,并未显山露水,很是低调。

唯一一次出彩就是负压实验,被汴梁人民改头换面,弄出了无数花样,当做是戏法给孩子玩耍。甚至还有人拿着这个实验去装神弄鬼,骗人钱财。开封府一阵打击,抓了几十人,据说全被赶到了西北那边去。

想起负压实验的结局,沈安的心不禁哇凉哇凉的。

苏轼两兄弟在忍笑。

“安北……这杂学竟然……无所不能?”

你这不是在跳大神吧?

苏辙厚道些,就拉拉自家哥哥,然后说道:“某见仲鍼他们很爱学这个,想来也有些过人之处……安北刚才说了大宋目下最该做的是增产,某深以为然,若是御试时有这等题目,某肯定会写进去。”

这是安慰。

苏轼更是拍着胸脯打包票:“不管有没有这等题目,某都能写进去,保证天衣无缝。”

这种能力咋说呢?

大才!

只有把文章诗词玩溜了的大才方能有这个把握。

两兄弟的安慰沈安全盘接受,然后笑眯眯的道:“某正在弄些宝贝,等你们御试结束后,正好去庄上看看。”

随后就是御试,这个难度比六论还高。

考完之后,苏轼兄弟俩只觉得浑身轻快,就来寻沈安。

“我家郎君去了城外的庄子。”

两兄弟去了城外的庄子,一路问着,最后在田间找到了沈安。

此刻的沈安站在田边,边上摆着个大缸子,一群农人在听他说话。

“……这是浓缩肥,和泥土搅合在一起,保证来年的麦子丰收。”

一群农人面带难色,显然不大相信沈安的话。

这就是不见好处不撒鹰。

沈安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道:“来个人试试。”

一个老农过来伸手进缸子里掏了一把所谓的浓缩肥,嗅了嗅,微微点头道:“是有些意思。”

当然有意思,哥要靠着这个给大宋农民增收啊!

等老农把浓缩肥送到嘴边舔了一下时,沈安不禁头皮发麻。

那里面各种粪便,动物内脏……还特么有杀虫的东西,就算是微量,可这些东西经过发酵之后,里面究竟有啥古怪的细菌沈安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吃了会不会死人。

老农眨巴着嘴,回味了一下,说道:“觉着……没粪便好。”

此时用粪便来肥田已经很普遍了,老农说没粪便好……

沈安干呕了一下,说道:“按照某的吩咐弄,若是减产了,某兜底。”

老农的眼中多了狡黠,说道:“郎君,兜底是给钱还是给粮?给钱的话……”

“随便你们。”

沈安眼睛一瞪,指着远处的作坊说道:“看到没有?郎君我不差钱,有的是钱,别担心赖账。所以大胆的弄,亏多少某补多少。”

“多谢郎君。”

这个郎君真是……豪气干云啊!

老农的眼中多了欢喜,然后喊道:“都干活!”

这一缸子肥料不多,哪怕是浓缩肥,也就是能施几亩地而已。

苏轼看着农人们开始施肥,就好奇的问道:“安北,这是何物?”

“金肥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肥料的味道,沈安陶醉的道:“用了金肥丹,就不用担心粮食不够吃。哪里缺少粮食,哪里的地瘦,哪里的百姓在受苦……那就用金肥丹……”

王雱觉得这事儿怕是有些不靠谱,就问道:“安北兄,这金肥丹是何道理?”

“微生物发酵,然后分解那些东西,并能释放出热能……不信你们摸摸下面,铁定还是热的。这就是杂学。”

他看了苏轼两兄弟一眼,想着明年丰收时他们的惊讶……

哥会让你们知道啥叫做知识!

大家都摇摇头,想着那里面不是粪便就是内脏,脏的恶心人。

“某来摸摸。”

苏轼却不怕这个,大大咧咧的挽起袖子,然后伸手进去往下一探,抬头道:“是热的。”

“热就对了。”

苏轼抬起手来,几条粗大的蚯蚓挂在手上,看着格外渗人。

“那是什么?”

苏轼偏头一看,瞬间被吓得蹦跳起来。

“救命!”

他疯狂的甩手,把蚯蚓甩飞了出去,不过却是飞向了沈安他们这边。

赵仲鍼机灵的蹲了下去,沈安瞬移到了折克行的身后,折克行冷漠的挥手,一只蚯蚓被拦截……

王雱的反应慢了些,正想躲避时,蚯蚓已经来了。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蚯蚓落在了他的肩头。

这蚯蚓活力十足,蹦跳着就跳进了他的胸襟里……

“啊……”

“救命!”

……

初秋的汴梁热的要命,知了拼命的嘶叫着,行人都躲在屋檐下行走。

最近赵祯的口气有些松动了,说是必要时可以接宗室子进宫,于是引得外界一阵欢呼。

大宋皇帝需要一个继承人,没有继承人谁都不安心。

沈安在看着宫中,他不知道赵祯的身体究竟是什么问题,他也没法去给他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赵祯又开始服用丹药了。

“这是在自作孽啊!”

沈安在御街上缓慢前行,突然止住了脚步。

前方有三人,还是熟人。

赵允弼,赵允良,赵宗绛。

三人本是想进酒楼,赵宗绛发现了沈安,就低声说了,三人同时看过来。

赵允弼的脸色阴沉了下去,微笑道:“你这是在为十三郎寻出路吗?”

这话有些刻薄,暗指赵宗实现在惶然不安。

沈安笑道:“郡王这是……又举了?”

噗!

出来迎接的伙计听到这话不禁笑喷了。

上次北海郡王府失火时,赵允弼太过激动,喊了几声老夫又举了,然后被沈安叫人散播了出去,被汴梁人引为笑谈。

今日沈安旧事重提,一下就激怒了赵允弼。

他走了过来,低声道:“十三郎若是不成功……你就要倒霉了,老夫到时候等着看你的下场……”

赵宗实若是上不去,一家子会被打压,而作为一伙儿的沈安大抵就得被丢到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做官,一辈子别想回来。

这就是夺嫡之争。

沈安笑眯眯的道:“郡王怕是想把华原郡王一家推出来,自己好在后面挑拨离间,等时机一到,自己就跳到前台来……比如说弄个皇太弟什么的……”

“你血口喷人!”

赵允弼的眼中多了厉色,喝道:“你竟然敢污蔑老夫,回头老夫自然会请官家做主。”

沈安不屑的道:“尽管去,不去你是我孙子!”

他扬长而去,边上听了一耳朵的赵允良父子都面无表情。

赵允弼笑道:“这小子挑拨离间的本事无人能及,咱们可别上当,否则他又会得意了。”

赵允良点头称是,赵宗绛笑道:“他那点手段谁会看得上,莫管他。”

等进了酒楼的包间后,赵允弼才露出了狰狞:“若是能成,嗯……”

他举起手挥动了一下,眼中有厉色闪过。

赵允良摇头道:“老夫虽然恨他入骨,可祖宗规矩在此,他又立功不少,所以杀是不能的,最多是丢到某个地方去为官,一辈子不给进京罢了。”

这就是目前的斗争模式,轻易不涉及生死。

赵允弼叹息道:“这是迂腐啊!男儿在世就当快意恩仇,宗绛你说是不是?”

赵宗绛犹豫了一下,却说道:“此事……到时候再说。”

赵允弼的眼中多了不屑之色,却一闪而过,然后笑道:“罢了,等事成之后再说也好。”

两家都是郡王府,为了避嫌,不能经常过府聚会,于是就在外面商议事情……

这边在低声议事,沈安回到家中后就叫来了黄春……

“春哥,可有散播谣言的人才?”

“有,很多。”

黄春得意的道:“邙山军里有许多……当年那些小子偷看女人洗澡,和人打架……经常惹祸,为了不被父母责罚,大多撒谎就像喝水一般。”

都特么是人才啊!

沈安觉得邙山军更像是一个人渣集中营。

“叫人去传话,就说赵允弼野心勃勃,一心想把赵允良父子顶在前面猛冲猛打,他自己缩在后面当渔翁……”

黄春点头应了,稍后汴梁城中就多了流言。

“知道吗?北海郡王……就是那个赵允弼。”

“知道啊!不就是上次说不举的那个……”

“对,就是他。”

“这人又怎么了?难道是举了?”

“举?这人阴着呢。他现在就哄骗着华原郡王父子,那对父子也是蠢的,竟然被他哄着去闹腾……可官家不喜欢闹腾的人呢,说是小人。”

“啥?那岂不是害了华原郡王?”

“可不是吗,那人……有人说他是阴人呢!”

“……”

外面一阵传谣,有人得了消息,就飞快去禀告给赵允弼和赵允良他们。

“郡王,外面说……”

“说什么?”

赵允弼今日和赵允良父子喝了不少酒,正有些蠢蠢欲动,在想着今日临幸哪个女人。

“说您……说您因为不举……”

“什么?”

赵允弼大怒,喝道:“拉住去,打!”

来人惶然喊道:“郡王饶命,这是外面那些人说的,小人只是转述,不敢增减……”

赵允弼起身骂道:“还不赶紧说来。”

来人急切的道:“说您因为不举导致什么心理变态,不,是心胸扭曲……然后就想怂恿华原郡王父子去搅乱赵宗实的进宫之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最后您……您渔翁得利。”

来人偷窥了赵允弼一眼,就见他的脸上全是红色,身体摇摇晃晃的。

“畜生!畜生……”

赵允弼怒气冲冲的去找赵允良父子,可却吃了闭门羹。

门子面无表情的道:“我家郡王说了,最近凡心炽热,大大的不该。所以要辟谷三日,不见外客。郡王若是有事尽可留下话,小人回头转告我家郡王。”

凡心炽热?

你特么是想争夺皇位的人,竟然敢说自己没凡心?

赵允良这是被谣言弄怕了,所以装乖巧吧。

可老夫呢?

赵允弼看着左右那几个闲汉,然后低骂道:“老夫却是来错了。”

他笑道:“本是找了本好书,想来探讨一番,既然辟谷了,那便罢了。”

说话间他伸手在袖子里摸了一下,竟然真的摸出了一本书。

他含笑回身离去,看着身姿神态都无懈可击,只是隐在袖子里的手已经把那本书的尾部给握变形了。

……

第一更,求月票。

今天周四,去医院复诊。这一周的疗效并不好,感觉不怎么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