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顶点小说 > 历史 > 北宋大丈夫 > 第642章 欢喜的赵祯

北宋大丈夫 第642章 欢喜的赵祯

作者:迪巴拉爵士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2-13 17:14:11 来源:顶点小说

小说网.,最快更新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腐烂的腥臭味在大堂里散播着,张昇屏住呼吸,然后喝道:“收了。”

两个信使手足无措的道:“相公,本来是腌好了的,这……这应当是路上被雨水淋湿了,然后就烂了。”

众人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大雨倾盆之下,两骑冒雨飞驰,马背上的麻袋被雨水打湿,里面的耳朵……

“呕!”

稍后张昇就出现在了政事堂里。

“什么?”

宰辅们也傻眼了。

韩琦说道:“折继祖为何要动手?”

曾公亮沉吟道:“莫不是当时辽军在挑衅?若是如此,该驱逐。”

欧阳修点头道:“越境而来,再敢挑衅,弄死倒也好,只是辽人会如何?”

三人面面相觑,韩琦说道:“折继祖竟然敢弄死辽人,此事……是什么兆头?”

张昇说道:“武人跋扈?”

政事堂里沉默了一瞬,曾公亮说道:“这是大事,是不是去官家那里……”

韩琦摇头道:“官家的身体不大好。”

“让沈安来问问。”

外事不决问沈安,这是大宋君臣的习惯。

稍后沈安来了,一听此事,他就欢喜的道:“好事啊!”

“好事?”张昇说道:“折继祖杀了一百余辽军,到时候辽人兴师问罪怎么办?”

沈安平静的道:“辽人那边。耶律洪基怕是正在准备对付自己的那位皇太叔吧。”

“什么意思?”

宰辅们两眼放光,韩琦问道:“可是你上次坑了他的那一下?”

沈安点头,韩琦喊道:“去,让张八年来,就说有急事问话。”

张八年是官家的人,他也不能喝来喝去,更不能私下交往。

曾公亮微微眯眼,呼吸重了几分,问道:“你能确保耶律重元谋逆吗?”

韩琦看了过来,见沈安神色平静,就微微皱眉。

“能。”

韩琦的眉头一下放松,“莫要信口开河。”

沈安看着他,微笑道:“某在雄州挖了这个大坑,韩相可知某为此冒了什么风险吗?”

韩琦摇头,这事儿沈安并未说过。

“当时为了引诱辽人的密谍来刺杀,某以身为饵,他们果然就来了,在房外浇灌火油,随后点火……”

沈安平静的道:“当时若是慢了片刻,某可能就会被烧死在里面……若非是有把握,某怎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所以……耶律重元定然会谋逆。”

他微笑道:“他若是不肯谋逆,那某会潜入辽国,去弄死他。”

韩琦默然,曾公亮后怕的道:“为何这般冒险?水火无情,你若是……宋辽和平多年,无需如此啊!”

沈安笑道:“大宋最大的威胁是谁?辽人。只要能削弱他们一些,某总是愿意去做的。那些密谍在出生入死,某只是冒险罢了,值得。”

欧阳修叹道:“我等坐在汴梁城中好似木雕神像,却不知边疆依旧在厮杀,惭愧。”

稍后张八年来了,韩琦劈头问道:“耶律重元如何了?”

皇城司在辽国有密谍潜伏,经常会送消息回来。

张八年没想到他竟然问这个,不过辽国的消息历来都是他重点关注的地方,所以没有犹豫,就说道:“上次沈安在雄州弄了一把,侥幸逃生的密谍带回了耶律重元和大宋勾结的消息,耶律洪基斥为假消息,不加理会……可耶律重元却越发的谨慎了,耶律洪基亦是如此……”

韩琦看了沈安一眼,突然拱手,认真的道:“若是耶律洪基果真谋逆,老夫要谢你。为了大宋谢你。”

曾公亮说道:“耶律重元一旦谋逆,不管胜负,辽人都会被削弱,大宋又会安稳些,功莫大焉。”

大宋最大的对手就是辽人,只要这个对手出丑或是被削弱,对大宋、对这些宰辅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连死对头韩琦都难免面露喜色。

稍后大家一起去了福宁殿。

西阁内,赵祯躺在床上,目光炯炯的看着屋顶。

“……西夏人在秦州偷袭失败,辽人的挑唆失败,于是亲自上手,唐仁力主出击,于是弩阵发威,辽军死伤百余……”

赵祯的呼吸有些急促,嘴角颤动一下,“让他们进来。”

对于他来说,辽国就是大敌,代表着屈辱。

每年的岁币对大宋来说更多的是提醒,提醒着赵祯,大宋是用金钱买来的和平。

他是仁君,可仁君并不代表没火气,他的火气可以冲着交趾人发泄,可以冲着西夏人发泄,就是不能、也不敢冲着辽人发泄。

他有些激动,所以破例让宰辅们进来。

沈安低眉顺眼的跟在后面,进去一见布置就有些吃惊。

寝宫里的东西大多老旧,被褥只有棉被簇新,其它的看着……

都是旧东西啊!看着许久未曾更换了。

这是皇帝?

沈安微微低头,心中感动。

这个仁君并非是口号,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他依旧秉承着节俭之风。

儒家提倡慎独,宰辅们平日里喋喋不休的说要节俭,可私底下他们的薪俸丰厚,日子过的别提多舒坦了,和节俭压根不搭干。

只有这个帝王,在他最私密的地方,他依旧一以贯之的保持着节俭。

韩琦的眼睛一热,说道:“官家……”

曾公亮唏嘘道:“您竟然节俭如此,臣心中羞愧。”

赵祯却没有什么自得,他的声音低微,却很清晰:“一钱一物皆是民脂民膏,朕万万不敢奢靡……”

沈安在侧后方看着赵祯,见他面色如常,心中就多了安稳。

这位帝王的节俭和仁慈堪称是千年一遇,只要他在,大宋就不会出大问题。

“耶律重元会谋逆?好事……哈哈哈哈!”

赵祯突然笑了起来,边上的御医赶紧上前,低声劝解,让他别大笑。

赵祯喘息了一下,看着沈安,微笑道:“此次辽人失败,耶律洪基会如何?”

这是外事,而赵祯第一个问的是沈安。

沈安凝神说道:“陛下,此事耶律洪基定然不知。只是下面官员的谋划而已,目的是想吓唬大宋……”

“吓唬?十余艘船,不够吧?”

赵祯觉得这个有些夸大了,“朕自然是不怕的。”

宰辅们都笑了起来。

沈安淡淡的道:“大宋几次给黄河改道,初衷就是惧怕辽人从水路进攻……”

呃!

这个久违的话题让殿内生出了尴尬的气氛。

当初沈安一力劝阻给黄河改道,闹得沸沸扬扬的,如今辽人竟然借着大宋的恐惧来恐吓,可见是蓄谋已久。

“大宋既然惧怕辽人从水路进攻,那他们自然会走水路来试试,只是没想到遇到了唐仁,于是求仁得仁。背后策划那人大概会怒不可遏,随后去耶律洪基那里添油加醋的说大宋的不是。不过耶律洪基此刻的心思怕都在那位皇叔的身上,无暇分神。”

沈安很是笃定的分析着辽国的动态,赵祯频频点头。

“好,如此朕就放心了。”

赵祯兴奋的道:“辽人此次被当头痛击,此后定然不敢再来,这是大宋第一次给了他们教训,很难得,朕很高兴,来人……”

“陛下。”

赵祯说道:“让赵仲鍼来。”

众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见他有些得意的模样,都想笑。

从生病之后,赵祯大抵是放下了某些东西,所以多了些孩童般的自然,少了戒备。

他意犹未尽的道:“那唐仁……朕记着原先是枢密院礼房的主事吧?”

沈安说道:“是,陛下您的记性羞煞臣了。”

这个马屁赵祯很受用,他微笑道:“他原先不起眼,跟着你厮混几年,不但外事有建树,去了府州也这般果断,还能上阵杀敌……长进了许多,可见你会教人。”

沈安心中高兴,就谦逊了几句。

稍后赵仲鍼来了,赵祯问道:“辽人五百余乘船沿着黄河进入府州,唐仁折继祖出击,杀敌百余,辽人会如何?”

赵仲鍼低着头,说道:“五百人乘船来,更像是恐吓,若是软弱退后,辽人定然会得寸进尺,所以杀了最好。”

赵祯问道:“若是辽人遣使问罪呢?”

赵仲鍼从容的道:“那是大宋的府州。”

这话很含蓄,却隐藏着让人心中一惊的力量。

那是大宋的府州,进来就得做好出不去的准备。

这个小郎君的性格果然是强硬啊!

赵祯的目光有些复杂,但却依旧频频点头。

“辽人可会报复?”

赵祯给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赵仲鍼仔细想了想,说道:“不会。”

“为何?”

“因为此事大宋占理。”

宰辅们都笑了起来,觉得他天真了些。

可赵仲鍼接着说道:“今年赐宴时辽使挑衅,却不是往年的口舌之利,而是杀戮。”

众人看了沈安一眼,沈安当时面对挑衅没有后退半步,派出家人,只是一刀就了结了辽人的勇士。

赵祯点点头,面上多了笑意。

对于他来说,这便是值得骄傲的事,他会和曹皇后她们说,嘚瑟的说。

“辽人为何会把口舌之利变成了刀兵之争?臣以为是惧怕大宋练兵。”

京城禁军操练许久了,各处反馈的消息还不错。

“辽人最惧怕大宋重修兵戈,所以赐宴时就想用杀戮来震慑大宋,可却失败了。于是此次他们再次出击,用水路出击来恐吓大宋……”

大宋最怕辽人走水路进攻。

“你越怕什么,敌人就越会给你什么。可府州却给了他们一巴掌。辽人会恼火,可却忌惮。他们忌惮大宋在练兵……耶律洪基会继续看,看大宋走向何方,在此之前,他不会贸然动手。”

寝宫内沉默着。

“哈哈哈哈!”

笑声突然响起,赵祯指着赵仲鍼问道:“诸卿以为如何?”

他有些得意,像是在显摆什么好东西。

……

感谢这位书城的书友打赏盟主。

第三更送上,晚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